雅偲診所被打記(打雷射的意思)

(七年前我以前也太彆扭)
以前看過無數知名部落客分享醫美心得,掂掂自己的部落格根本讀者群跟鼻屎一樣大,哪輪得到我分享變臉的一天呢(而且我本人也不美美更不水水)(天啊現在美妝部落客也不這麼用了吧我根本停在很久的年代惹)

結果現在我也要來分享醫美療程了,正所謂醜姐也可出頭天,石榴姐也吃到了祝枝山(不是這樣比的吧)且讓我娓娓道來醜姐變成微醜的過程吧!

Número quatro 繪春繡夏貳零壹伍時裝廣告


又到了一年幾度的拖稿時光,雖然廣告文是我的本, 讓我從當年從沒什麼人看的網誌,開始吸引很多粉絲跟我互動。可能這個系列連載已經持續好多年了,從2009年寫起到現在,不管我對廣告的敏銳度跟筆觸都產生一定熟悉與麻木感,總覺得不若以往寫起來充滿幹勁與鋒利了,所以其實今年跟去年比我的時間顯然多出很多,但廣告文依舊連載很慢(誒去年根本沒寫文啊其實今年已經好多了吧)(阿Q勝利法)(不過這樣很多商管書的作者都會生氣的)(所以我不看商管書的啊人的劣根性根本很重)。

目前我給我自己的設定是兩個RTW的廣告季拆成8集,但現在似乎負擔太大了我已不是大學生了沒什麼時間好好寫,內容也變得不好看這樣不可以(你們看我給我自己的期許有多深~)有感粉蝨們也不再滿足我大推頭地列一堆廣告,從第五集開始我會慢慢縮減廣告文的幅度,以後希望可以縮到每季四集的程度就好。這樣才有空間跟時間放其他值得寫的文章。

例如我真的很想以互動的形式跟廢柴寫一篇MDC排名的文,講很久了都還沒開始動筆,如果可以合作的話我覺得是一個很棒的部落客相會喔!

一場醒不來的中國夢 隨馬可波羅西遊(還迷路)的Dolce & Gabbana


曾經,Dolce & Gabbana是我堅貞的信仰。他如同一隻最熟悉的按摩棒,每當清淡的紐約時裝周、變速多但馬力不足的倫敦時裝周結束後,DG的秀總給我持續而穩定的震動波,直搗我密穴深處最需要被呵護的時尚G點,尤其是男裝,總給我欲仙欲死的澎湃痙攣。

然而,Dolce & Gabbana終究是老朽了,他變得不那麼善解人意,變得不願意嘗試了,曾經讓人濕透的波幅,竟也叫人麻木起來,亞馬遜叢林也退化成撒哈拉沙漠。只有男裝,偶爾還像一場突襲的大雨,叫荒漠中的仙人掌開花,大部份時候,我只能在Dsquared2這片綠洲裡取暖。

Dolce & Gabbana何以變成這樣?2008-2009年,他們家逐漸從千禧年的高峰滑下來,繁複的設計與花俏的秀台成為累贅。2010年春夏他們決定返樸歸真,乾淨明亮的秀、南義風格的小洋裝,不再那麼張牙舞爪的DG,讓人為之精神一陣。或許受到多年的業績下滑,時尚專業人士的多年冷眼,廣受好評的2010年,似乎給他們一劑強心針,只是這針打下去,Dolce & Gabbana竟然宣告腦死。年復一年的西西里風,馬甲、蕾絲、盔甲剪裁、寶石綴飾、聖母瑪莉亞圖像、南義小鎮的純樸風光,就像一場永遠不會醒的南義夢。

十三世紀,馬可波羅從義大利出發,最終抵達遠東。中原的人口百百萬萬,維持龐大的帝國組織,超乎了中世紀末期歐洲人可以想見的恢弘與華麗。歐洲人無可避免地陷入東方風情裡,馬可波羅的隻字片語進入了這些歐洲人的心裡,他們複製著模糊的中國風,為了往後的大航海時代指出一條航道

顯然, Dolce & Gabbana春夏2016的男裝,想要追思當年歐洲的愚民吧!目不暇給的系列,就像西西里的男孩兒,準備前往威尼斯闖出一番與東方貿易的名堂。

Met Gala妖魔夜 2:恩主公壓境


本文一開始,我們就從幾位跟中國風沒什麼關係、穿得也不過不失、只是到此一遊的觀光客點個名(好無力的開頭啊)。希望下次他們不要再隨便跟團了,中國風格是要用一種無為的精神在體會的。無為是一種修養,就連中國地道的女星也不一定深諳此道,諸如每次紅地毯的都像感恩節食火雞的白靈,或是每次都倒彈登場的扮裝皇后范冰冰。總之我覺得中國風的時尚派對本來就是一件苦差事,姐你們還是趕快回去洛杉磯的馬里布或日落大道的豪宅吧(因為火星太遠了我怕他們回不去)

先說Kristen Wiig,這件鵝黃色的Prabal Gurung禮服是我喜歡的顏色,讓人看起來很春天。但我並不特別喜歡拖擺的設計,好像可以在裡頭塞好幾個人舞龍舞獅來著,如果她想歌頌中國的風土民俗,也算合情合理(阿Q勝利法顯然不該用在這裡)。

接下來幾位女星,我不確定他們是否了解中國風是本屆主題。當然,若把自己想像成即將出口的景德鎮花瓶也可以,是一條相當保守不會出錯的路。

Lily Aldridge in Carolina Herrera
Taraji P. Henson in Balenciaga
Emma Roberts in Ralph Lauren
(好了跳過他們可以開始了)

好一個鏡花水月 Met Gala妖魔夜


Kayne West彷彿在思考珍妮花跟老婆的卡噌到底誰比較大蕊吧(如果加入Nicki Minaj就會是一組霍屯督人女子偶像的概念了)(真是好複雜的人類學概念)

話說個人意見已經快手寫好文了,所以關於Met Gala的文就讓我快手寫一下吧(好啦是我偷懶)說到這MET Gala,正式名稱為Costume Institute Gala「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裝館慈善晚宴」,同時搭配為期三個月時裝展覽。MET Gala這個簡稱,取自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前三個字母,由於眾女星眾女模跟眾設計師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參加這場晚宴,導致取簡稱都這麼霸道,絲毫不把其他館舍放在眼裡。

雖然如此,即便是這幾年,MET Gala在華人的世界裡一向知名度不高,就跟時裝週一樣,大概只在氣象播報完後所播放的片尾過場時搭配的背景影片,你會看到一個女模閃過去、設計師出來跟大家拜謝的額度,緊接著就要進嫁妝的片頭曲了。事實上MET Gala歷史非常悠久,其實早在戰後就開始了,真是古董級的活動來著。當90年代Anna Wintour執掌這項活動後,MET Gala根本像媽祖遶境一樣,把時尚界、名媛界、演藝界的各宮娘娘全給逼出來了,尤其是社交網路流行之後,這場盛宴不管在爭奇鬥豔的華美度、還是巧奪天工的驚嚇度,直跟婷婷演唱姐姐一般有種出神入化的迷幻感(我真的聽到出神了有種打禪到靈魂遁逃的輕飄飄舒心感)(但也很像憋尿太久終於噴吃來的快感)(有女生問過我男生射精的感覺我覺得好像也很像)(靠是講夠了沒)。

感謝2015年的主題「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中國:鏡花水月」。主席一陣頭風,就把那些西洋來的狐媚子全給嚇出來了,請大家不要誤會這是什麼台灣燈會八仙過海的主題燈(還是在發財車上繞圈圈的那種),或是中元普渡要送出海的紙紮人,也絕對不是半古不今的劣質武俠古裝劇(特效太假台詞太認真配音又超矯情的那種陸劇)(我常常覺得那些配嬌滴滴女主角的聲優本人是長得像厲耿桂芳或郭昭巖的阿姨配的)。

他們是MET Gala的時尚人、他們是MET Gala的時尚人、他們是MET Gala的時尚人。
不僅僅是很重要講三次,也是為了要催眠自己講三次。